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4章 酒后吐真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哈哈哈!”阿龙放声大笑,“我说陈大师呀,你这人那么一本正经干嘛,说穿了,人活在世界上为嘛,还不是为了发财吗。我承认你说的对,什么还阳尸不还阳尸的,还不是托词?虽然你心里不说,但我很明白,你当然也是为了地下大墓棺材里面的宝贝而来呀!”

    说到这里,他看了我一眼,“这位林大师,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大家的共同目标一致,只是你们两人说话不痛快,藏着掖着。唉,都说你们大陆人含蓄,我算见识了,确实含蓄,不是一般的含蓄,嘿嘿,不是我阿龙说话不好听,这其实不叫含蓄,叫虚伪,明明为了地下古墓棺材里面的宝贝,却偏偏搞什么噱头,编花样,冒出什么还阳尸?”

    我靠!弄了半天,阿龙还是不相信我和老鱼的话呀!我顿时觉得被冤枉了,刚要分辨时,却见老鱼冲我暗中使个眼色,他照阿龙的样子,也抓起啤酒瓶,把自己被子倒满,然后仰头灌进肚子里,脸色微微涨红后,他眯眼对阿龙说:“阿龙,你说的对,大家目的确实相同,都为发财而来,既然我们在这九龙第五医院认识,就说明彼此有缘分,就这么定了,大家合作一把也不错。”

    我很吃惊地看了老鱼一眼,这家伙怎么了?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吗?昨天在飞机上当我贪图明老板那块玉如意时,老鱼告诫我说施展道术最忌讳贪,否则祖师爷不会放过的,如今他怎么主动……?

    这时,老鱼又暗中冲我使个眼色,我忽然反应过来,我去呀!原来老鱼想试探一下阿龙的底细,从对方打扮及各方面看,阿龙是特种兵应该无疑,但,他真正的身份究竟是什么?难道就像他说的那样,仅仅是医院的守门者?恐怕没那么简单,一个特种兵退伍者,会心甘情愿到精神病医院看大门?根本不可能嘛。所以,阿龙有故事,其背后肯定有故事。

    嗯,有必要搞清楚,这个阿龙到底是干什么的,然后,接阿龙的嘴,再详细了解一下史小梅的情况……

    拿定主意后,我满脸“无比真诚”地对阿龙说:“缘分啊,真是缘分啊!我林枫与你阿龙今天一见面,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刚才老鱼说了,咱三个从今天起就算是合作了,直奔发财而去,为了表示祝贺,我想与阿龙你单独喝三大杯。”

    阿龙啤酒已经喝了不少了,脸红脖子粗的,他听了我这话后,伸手就要抓啤酒瓶子。我伸手止住他:“啤的不行,得整白的,白酒代表兄弟之间的情义,感情深一口闷嘛!”

    说完,我不由分说起身,走到酒柜前,从里面掏出一瓶二锅头,这是一瓶北京二锅头,63度。

    我对自己的酒量还是比较自信的,倒不是我能喝,而是因为我这人会气功,喝多了酒,运功可以将酒逼出体外,所以,从原理上说,酒喝的最多,也没有问题。另外,我不喜欢喝啤酒,黄黄的,味道苦苦的,涩涩的,感觉喝啤酒跟喝尿差不多,所以,我喝酒的原则是,能喝白的绝不喝啤的。说来惭愧,在大学里第一次喝白酒不知深浅,一个不小心,自己干了一整瓶,好嘛,正好那天黄晓约我到学校图书馆商量事,我酒劲上来后顿时兽性大发,先是一把将黄晓搂进怀内一通狂吻,然后忘乎所以地把她摁倒地上就要那个,当时黄晓又羞又气又急,等她从我怀里挣扎出来后,一连扇了我四个耳光,每个耳光都清脆有声,惹得图书馆的男男女女在旁边围观,其中有几个男生挽袖子要揍我。

    我费了好一通解释,才让黄晓慢慢消了火,但,从此后,她对我的态度明显冷淡了,我知道,图书馆发生那件事后,她肯定开始怀疑我的人品……唉!不提也罢。

    不知阿龙喝醉了看花眼了还是故意想弄我一下,他居然指着我手里的二锅头说:“一人一瓶,干了再说!”

    我吓了一跳,这小子八成把白酒看成啤酒了吧?

    “谁不干谁是孙子!”

    阿龙这话话顿时把我惹火了,好吧,我今儿跟你特种兵比一下酒量。我又从酒柜里摸出一瓶二锅头,北京二锅头,自己和阿龙一人一瓶。

    我打开瓶盖,屏住呼吸,一仰脖子,咕咚咕咚干了个底朝天,然后,猛然张口,大喝一声,两手变掌,放在丹田处,用意念引导任督两脉内的元气快速游走,同时,我闭住双目……大约十秒后,我睁开眼睛,掌心处、脚底处向外丝丝渗出酒液。

    再看阿龙,我顿时吃了一惊,这小子脸通红,眼睛发直,冲我嘿嘿直笑。

    老鱼一直阿龙手的空瓶子,对我说:“和你一样,阿龙也是一口灌下去的,二锅头,北京二锅头。”

    我心中暗乐,原来阿龙这小子酒量不行,好啊,终于被我拿下了,这下可以趁机摸摸他的底细了。

    不等我开口,阿龙自己开始主动交代:“林兄弟,我不妨对你明说了吧。我阿龙其实是刘冠希派来的卧底。”

    此话一出,我和老鱼都吃了一惊,互相看了一眼后,目光齐落在阿龙脸上。什么意思?卧底?刘冠希派来的卧底?

    “当年建筑别墅区挖地基死人后,开发商胡运来不敢隐瞒,他赶紧将情况报给了警局,当时负责这件事情的分管局长姓窦,叫窦大福,他派刘冠希带人去了事发现场,当时我也去了。到了现场后,我被当时的惨状震惊了,凡是参入挖地基的,都死了。一个大坑,旁边全是碎石板子,一看就是刚刚爆破过。”

    “刘冠希通过了解,知道了有个叫毛三的,后来知道这人名字叫张大饼,张大饼是事故现场唯一的存活者,而且,还听说张大饼发现了一个黑色的陶罐,还有一张图纸,但是,那个张大饼和陶罐以及图纸都下落不明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