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章:愿青灯古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41章:愿青灯古佛

    天朗气清,月明星稀。

    山谷深处,有一座衣冠冢,有一个人跪在前面久久祭拜,伏身不起。

    谁也不知道,这座山里还有这样一个衣冠冢,这是沈无衣一个人悄悄地挖的。从三年前她能从病床上下地的第一天起,她就开始拖着伤残的身体寻找合适的地方,找到以后每天都来挖,一点一点,终于修成了像模像样的衣冠冢。建成以后,她每天都一个人来祭拜,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甚至阿真都不知道。

    这是她一个人的事情,也是她心底不敢碰触的巨大伤口,三年了,依然血淋淋的。

    午夜梦回的时候,他们甚至没有入过一次她的梦。

    沈无衣叩首,轻声的问:“爹,娘,你们是还在怨我吗?连梦里,都不想见到我吗?”

    “爹,娘,女儿不孝,不能帮沈府报仇雪恨,我今天……已经彻底跟那人说清楚了,从此以后,我不会再跟他有任何牵扯了。”

    “以后,女儿一个人,永永远远的陪着你们,直到亲自到你们面前谢罪的那一天。”

    她重重的磕了几个头,声音轻轻在树林里回荡,只是没有人回答她,只有衣冠冢后面的小松树,在晚风中飒飒摇摆。几片不知道哪里来的叶子,掉落在沈无衣的膝盖前。

    她捡起叶子,垂眸看了半天,忽而笑了:“爹,娘,这是你们给我的答复了吗?”

    再没有人说话,只有一树梨花落了晚风。

    沈无衣从衣冠冢的山里出来的时候,在山口遇上了等在那里的阿真,他好像刚刚跟什么人在说话,等到沈无衣过来的时候,那里只有他一个人了,头顶的叶子在微微摇摆,她奇怪的抬头看了一会,也没有看出来什么端倪。

    “你刚才在跟谁说话,真哥?”

    阿真赶忙上来接她:“没跟谁说话,这么晚了你干嘛去了?”

    沈无衣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顺势拐到别的话题,两个人并肩往回走,到院子门口,阿真说:“我去年秋天埋的一坛子桂花酒酿好了,要不要尝尝?”

    阿真酿的酒堪称一绝,又很是殷切,沈无衣也就答应了。

    坐下来的时候,沈无衣总是觉得有人在背后盯着自己,回了几次头,也没有看到人,阿真笑说她是神经太过敏。

    两个人天马行空的聊起来,沈无衣微醺之下,直言自己以后会离开这里。

    阿真问道:“你要去哪里?”

    沈无衣:“青灯古佛,为家人诵经,为前半生赎罪吧。”

    恍惚中她没听清阿真到底答了什么,不知道是夜色还是酒,她莫名的醉了,喃喃说完,就趴在桌上,昏昏睡过去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