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雪白照不亮天的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何坤很是亲热的拉住林修,贼眉鼠眼的又往四周看了看,这才说明了来意。

    “明天私塾不是要考试嘛,你也知道,本少爷天资聪颖,仙根饱满,一直都打定主意要去仙门洞府拜师修仙,私塾里那些破玩意儿我是懒得看。啧,可是赶巧了,明天也是我老爹五十大寿,我不想扫了他的兴,所以呢……”

    原来,何坤次来的目的是想找林修帮着自己在明天考试的时候作弊,何坤想以此来为他老爹何雄祝寿。何雄年轻时也是个读书人,早年间,有仙门上人曾亲口说过何坤仙根饱满,十二岁便可进入仙门,但是何雄却也希望何坤能够知书达理,就算日后真的入了仙门,也显得他何家后人更为优秀。

    只可惜何坤天生好吃懒做,别说考试,书上的字都还没认全呢。往年何坤的成绩都让何雄颜面扫地,以至于何雄曾对何坤骂道:“书要是都念不好,你也就不用去修仙了。”

    话是这么说,但修仙求道乃是世上最难得的机缘,一般人家就是求也求不来,何雄又如何能让儿子不去修仙呢。他这话也只是想激励一下自己这个成天无所事事的儿子,但何坤却也当了真,于是他这才冒着严寒来找林修。

    “嘿嘿,林修,你年年考试都名列榜首,今年就让本少爷我风光一回。”何坤阴笑着,“也很简单,明天老师出什么题你照做,只要在后面留上我的大名就行啦,我也照写,然后留你的名字。怎么样,本少爷这计策妙吧。”

    林修哪里会帮着何坤做这种事情,而且何坤所谓的妙计简直烂到极点。王博老师只要不是傻瓜,肯定能一眼识破。

    这时,何坤突然从袖子里取出了一锭银子,然后拍在了林修手里。

    “本少爷不会叫你吃亏的,这是二十辆,够你老爹去看大夫看他那老腰了。”说着,何坤很有深意的笑了起来。

    林修立刻皱眉说道:“你怎么知道我阿爹……”

    话没说完,林修恍然就明白过味儿来,这何坤定然是一直在他家门口等着,所以才知道阿爹后腰抽痛。

    何坤笑道:“大家互取所需,你看如何?”

    “不行。”林修本来就不愿意,此刻,他更是不想再与何坤多言。

    人可以穷,但穷也要有骨气,绝不能因为这样收下别人的银子……漂亮话是这么说,可实际上,林修很想抓起那锭银子,把阿爹送大夫那治病。伤在爹身,痛在儿心。每当想起阿爹后腰抽痛时那种压抑的**,林修心里就跟刀子在扎一样。

    林修继续往前走,何坤却不依不饶的又将他拽了回来。

    “林修,你要是不帮本少爷,那从现在起,咱们都不用去私塾了,反正老子明天考完回家还是要被老爹训斥,干脆就绑了你胖揍一顿,也好出一出这口恶气。”

    被何坤那双大手抓住,林修如何也挣脱不得。何坤虽不是天生神力,但正如当年那位仙门高人所说,他体内灵根的确比常人要高出数倍,尽管只有十一岁的年纪,那力气可是跟一般的成年男子没什么两样。

    虽是如此,林修也不肯在何坤面前低头。也就是他身上那件破袄子质地不怎么好,一拉二拽之下,棉袄顿时被何坤撕裂,林修当即就蹦出老远,然后头也不回的往私塾里跑了。

    何坤力气虽大,奈何身上赘肉实在太多,加上里三层外三层的棉衣绒裤,他哪里追得上林修。跑了没几步,何坤便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

    “好你个木匠儿子,本少爷求你你不肯,明天他娘的有你好看。”冲着林修的背影叫嚷了几嗓子,何坤却也只能悻悻的回家了。

    到了私塾,林修心里也是惴惴不安。他知道何坤耍起无奈来,整个长安镇除了他老爹,谁也奈何不了他。自己今天这么一跑,就不知道那何坤会干出什么事来。林修倒是不怕自己被欺负,只是担心何坤会找阿爹的麻烦。

    记得去年,何坤就曾经带着一帮地痞,把同学李三郎家里的铺子给砸了,害得李三郎一家不得不搬出长安镇,再也没敢回来。那何老爷虽然当众教训了何坤一顿,但其实也根本没舍得罚他那宝贝儿子。自此,何坤的气焰是一天比一天嚣张,镇里没人敢惹他,一是敌不过他家大业大的父亲何雄,再者,这长安镇谁不知道何坤将来是要去仙门洞府修神仙的啊,连县老爷见了何坤,那,那都得点头哈腰,多说几句好话。

    林修越想,心里就越是烦闷,面前的书是看不下去,只想着现在是不是该去阿爹的铺子里看看,免得何坤一转头就去欺负他老人家。

    这时候,私塾的王博老师走了过来。林修很是诧异,因为王老师今天不是从里屋走出来,而是刚打外面回来,身上一股子呛人的酒气,走路是一步三摇,林修赶紧上去把他扶住。

    “哦……林修啊,你,又,又这么早来温习功课,真,真是我的好学生。”

    王博当年中过进士,还曾做过县令,可是因为家境贫寒,未能上下疏通,做官后不久就给扁了,此后再也没被朝廷招用。晃眼十八年,人这辈子又有多少个十八年呢,不过这人文采超群,又写得一手好字,在这家私塾任教之后,也是颇有口碑。

    当下,林修扶着王老师进了屋,然后取来热水又递到了老师手里。

    喝了几口茶水,王博醉意渐消,他叹了口气说道:“林修,老师的醉态怕是不好看吧。”

    “没,没有。”阿爹犯了老毛病,林修又担心他被何坤欺负,此刻自然是心不在焉。

    “林修,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来,说给我听听。”王博深知林家的事情,因为看中林修将来很可能会考取功名,王博自然是会对林修多用了些心思。只不过林家这对父子看不透王博的深层用意,全当王老师是天下最好的老师,即便手头再拮据,过年的时候,林齐还是会备齐礼物,带着林修去给王老师拜年。

    除了阿爹,林修觉得王老师是身边唯一能说上话的人,于是便把早上遇见何坤的事情告诉了王博。

    “……王老师,我只怕何坤会去找我爹的麻烦。”林修颇为担忧的说道。

    王博听完之后,用手抹着嘴上的小胡子,思索之时,眼睛也是滴溜溜的转着。突然间,他大发雷霆的说道:“好个何坤,仗着他爹有钱,竟然敢做这等有辱斯文的事情,我,我一定要找他当面理论。”

    “找他当面理论?”林修看了看王老师那双比自己也粗不到哪儿去的胳膊,心里不禁有些打鼓。

    “没错,林修你不用怕他,我王博这就去一趟何府,定要何老爷给出个说法。”说着,王博赫然从床上跳了下来,气势汹汹的朝门外走去。

    这儒生不惧悍匪般的姿态仪表,看得林修目瞪口呆。总算还是王老师会给自己做主,望着大雪中王老师那背影,林修是阵阵心安。很小的时候,娘亲就去世了,阿爹虽然对林修是百般疼爱,但怎奈现在身子不好,反而是林修一直在照料他。所以,王老师敢于替自己挺身而出,林修心里头怎能不万分感激。

    可九岁的他哪里知道什么是事态人心啊。

    世上真正善良单纯的人就如这满地的白雪,就算浩雪满地,却又如何照亮这昏暗漆黑的天呢。

    说这王博是个天生当老师的料还真就不假,过去呢,他都是教林修诗词歌赋,儒礼文章,而接下来他所做的,那可就是身体力行的给林修上了宝贵的一课。(喜欢的朋友请收藏推荐,多谢)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