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为自己而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每一个故事都有开始,而这个故事的开始发表在作品相关里。)

    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城南。

    下午。

    凛冽的寒风在街道上呼啸而过,街上为数不多的路人各个都包裹的很是严实,厚手套、围巾、毛绒帽、大羽绒服等等,每个人都生怕寒风吹走了自己体表那点微暖的热度。此刻在这个地方,男女基本一样,没有哪个为了漂亮或风度而选择让自己的肌肤尽可能多地显露在外面。

    当然坐在温暖的车里的人就另当别论了。

    在街上,那一排排的汽车如甲壳虫般秩序井然地行驶着。一切·都是那么的井然有序,那么平平凡凡,让人觉得今天又是和昨天、前天以及大前天一样吧。

    忽地,画面中出现一位画风明显与其他人不同的女子。

    她的出现引得周围无论是女子还是男人,走在路上的还是坐在车上的纷纷侧目。

    对,就是侧目,或许还有些许同情。

    原因就在她穿的,很,不,一,样。

    首先,她穿的没有别人那么多,甚至把小腿以下的肌肤都显露出来了,而且不得不说这小腿真是完美,先是笔直无比,其次不粗不细,大概“多一分嫌肥,少一分则瘦”就是说的这种吧,再然后,真真是肌如白雪,看着就像精心雕刻的白玉一般。

    其次,她穿的衣服怎么看都像是男人的衣服。噢,上面里面的棕色线衣是男女通用款,但外面的很大很大直接到大腿处的军大衣,这个绝对是男款的!不过还好的是,她穿的不是那种绿色或蓝色的军大衣,而是纯黑色的。至于为何如此肯定她穿的是男款,原因很简单,这种款式的军大衣是给男兵穿的,女兵的则要更轻简些。

    最后,不出意料的是,鞋子也有问题。

    她的鞋子应是七八十年代流行的白塑料底布鞋,而且如果没猜错的话,穿的就是七八十年代的鞋子,只不过保存的比较完好,只是白色底泛黄了而已。因为有眼力的中年妇女可以看出,那双鞋是七八十年代上海制造的老牌布鞋,那个时候上海的白塑料底布鞋可是很抢手的。有条件的女孩儿如果听说有熟人去上海或是北京,总要缠着家长托熟人捎来几双。可见那时布鞋的受欢迎程度。

    可是那时好归好,可现在穿这鞋子......

    最紧要的是,还是大冬天......

    于是乎,众人开始猜测这女生到底经历什么?

    一时间五花八门、光怪陆离的原因开始在各自脑海里自动脑补出来了......

    当然,那是大部分无聊人所做的事,真正有事的人依旧行色匆匆......

    一位开着一辆新的奔驰S65 AMG的男子此刻恰恰没事。

    他也在思索着什么。

    而当事人---沈晨雪,在经历了不可思议之事后,此刻却没那么多心思去考虑别人怎样去想她了。也许以前的她被这么多人怪异地看着、评论着,会窘迫地脸红,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吧。

    但此时的沈晨雪却不会。

    她现在打算去火车站,然后坐火车回家。现在她身上除了身份证,还有五百块钱。身份证是她之前随身携带的,而五百元钱是她出了荒山,然后到的一个小乡村,收留她的一个老爷爷偷偷给她的。

    ......

    那时,寒风比这还要冷,给人以暖意的太阳也要下班了。

    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里,一位老人躺在躺椅上,慢悠悠地晃着。

    那满布皱纹的脸上却有着不服输的精气神,浑浊的双眼却明亮地望着那染红小半边天的夕阳。

    风吹起白雪发出沙沙的声音,院里养的一只土狗趴在那里,其尾巴也正在洒洒地扫着雪。

    一切都是那么宁静和谐。

    过了一段时间,那土狗竟猛地坐了起来,双目凝视着远方。慢慢地老人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他仿佛听出那“沙沙”的声音竟大了许多。

    那土狗似乎也感觉到主人的情绪变化,开始朝着远方“汪汪汪”地吠了起来。

    老人坐起身来,目光朝着狗吠的方向望去,忽地瞳孔放大,他竟发现远方竟有一所穿不多的女孩缓缓走来!

    此时沈晨雪刚刚走出荒山,身上除了破破烂烂的衣服遮挡必要部位外,就只有攥在手里的身份证了。而且她已经独自一人在荒山里行走了两天一夜,如果不是脑海里始终有着复仇的声音,她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在这两天里,她先是爬出洞口,然后凭着记忆慢慢往上爬,一路上陆陆续续找回了身份证以及一些食物,当然还有已经不能用的手机。

    在衣服方面,最初沈晨雪就丢掉了沾满鲜血的衣物;后来路上又在背包里找到一些,虽然被雪水沾湿后又冻成冰棍一样硬,但好在可以遮挡一下寒风。

    如果是平常人的话,恐怕就不止衣服变成了冰棍,整个人也不能幸免,但沈晨雪却始终没事,或许是他的缘故,也或许是内心有放不下的东西。

    说到他,沈晨雪很是疑惑,自己对他的神奇很是清楚,那天自己答应献祭后,他就帮着治好了自己,而且看起来丝毫没有受过伤的样子。可接着却不知他去了哪里,感觉是进了自己的身体里,但这两天却又丝毫没有感应。

    唯一有点奇怪的地方是在荒山里晚上那次。

    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