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八十二章 “剑君”,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银色的璀璨剑光占据了整个世界,天空为之呻吟湮灭,元素纷纷崩裂,它们已然被斩杀,清寒的声音伴随着更为清寒的剑光将那一抹跃动的火色瞬间吞噬,无与伦比的杀机与死亡的低语浮现在了苏的心底,令得少女的思维一瞬间全然冻结,只能够看着那一抹纯白在视野当中跃动着。。。勾勒出死亡的痕迹

    清晰的看到了死亡,但是不知为何苏的内心却丝毫没有一丝的恐惧。

    或者说,就连恐惧都已经被这一道洒下的纯粹剑光所斩碎,只是如同一个欣赏美景的少女一般呆呆地仰望着这一副蕴含着死亡腥气的绝世美景,纯白的剑在少女茫然的火瞳当中寸寸划过,却是有着一种寂静却令人动容的美感。

    几如画卷。

    当~

    巨大的剑鸣声几如是雷霆的震怒般在少女的耳边响起,令得她的身躯猛地一颤,茫然的火瞳在瞬间恢复了原本的灵动,随后便是一呆在她身前,一道熟悉的背影已经挡在了她的身前,墨色的战甲散发出的却不是肃杀,而是无言的悲怆,令得苏的心微微一疼。

    “苏,你不是她的对手,退后。”

    沙哑的声音在苏的耳边响起,令得苏的身形微微一顿,但是还不等她有什么反应,璀璨的剑光伴随着猛兽般低沉的剑啸声便是在她身前出现,陈飞直接化作了一道璀璨的剑光,疯狂的冲向了剑之君主的身前,长剑横斩,狂暴的剑气汇聚成有若实质的气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后退的少女席卷。

    轰~

    整片天空以肉眼可见的夸张程度塌陷了下去,纯白的剑之君主拄剑半蹲在虚空之上,淡淡的金色鲜血沿着白皙的嘴角滑下,刺目惊心,却让陈飞的内心更加狂暴身形瞬间在原地消失,如同是幽魂一般出现在了半蹲少女的上空,手中纯白色的骑士剑上斜,拧腰发力,脸庞之上面无表情,却是予人一种狂怒狰狞的味道

    “与某,从她的身体里,滚出来”

    愤怒的暴喝声中,纯白的剑光斩落,一般的纯粹而锋利,这是当年在战场之上与剑之君主身上习得的剑术之道,将自己的情绪与感悟从剑之上剥离,剑就是剑锋锐无比的剑光下落,但是这却只是一个开始,另一道同样纯粹锋利,但是与陈飞的剑光相比却隐隐多了几分神圣肃穆的剑光以斩破天地之势猛然斜斜斩上

    当

    两道一般无二的剑光,两柄同样纯白无暇的剑刃狠狠地撞击在了一起,反震力逆冲肺腑,令得陈飞微微闷哼一声,身形有些不受控制地稍稍后退了几许,握剑的手掌有些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着,但是对面的剑之君主夜却是丝毫没有感觉到一丝半点的反震之力一般,神情没有丝毫的波动,清寒的脸庞之上古井无波。

    但却令得陈飞的眸子当中怒火更甚。

    当年的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少年时期第一次见到夜的时候实力几乎与无,也就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但是啊。。。现在的陈飞却已经是这个世界上站在力量阶梯最顶端的存在之一,这个世界上几乎不存在什么东西可以瞒得过他的眼睛。

    也包括此时的神祇剑之君主。

    此时在陈飞闪耀的暗金色双瞳当中,黑色的线条如同大网一般将那一抹纯白所牢牢地绑缚在了心脏的位置,而一抹污浊的黑暗却是取代了少女的意志闪耀在了神识应该有的位置,那淡淡的黑色光辉在陈飞眼中,却是比世上的一切都要让他更加刺目。

    心中怒火和浓重到不可思议的悲怆在呼号咆哮着。

    所说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只是看到此时的少女,陈飞就感到了心脏一阵阵的抽搐并不是只是因为夜的经历,在少女黯淡的纯白灵魂之上,陈飞似乎还看到了另一个身影,柔弱,温暖,但是却苍白的笑脸。陈飞心头很痛,但是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心痛。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啊”

    战友噩梦般的经历,内心的抽痛,似乎永远失去了一个极为珍贵宝物却是完全无能无力的痛苦连接在一起,瞬间升腾为肆意咆哮的怒火和杀意,远比平常还要更加狂暴的剑意在陈飞愤怒的咆哮声中朝着夜的方向斩落,令得剑之君主的双瞳微微一缩,手腕一动,纯白色的骑士剑立即回防自身躯体,随即便是与凶兽嘶吼般的剑光直接地撞击在了一起,磅礴到令人惊骇的可怖剑光几乎是以碾压的状态将剑之君主的身躯击退,但是在陈飞面前的毕竟是剑的君王,即便是控的君王,在剑道之上的领悟和力量也绝对是碾压世间的一切剑者

    几乎是身体已经重复了上千万次的本能一般,长剑剑锋一抖如同是毒蛇的獠牙一般朝着陈飞的喉咙处刺去,锋锐而决绝,只是一个近乎于是本能的动作,瞬间就掌握了战斗当中的主动,若是一般的对手恐怕立即将会被这惊艳的一剑瞬间重伤,但是同样的,陈飞也绝对不是普通的对手,甚至不能够以普通的半神来看待。

    他的万年岁月,几乎是一路战过来的

    他是,战场之上的恶鬼

    毫不犹豫地,覆在战铠当中的左手五指张开,浓重的斗气包裹其上,狠狠地朝着那道上撩而来的剑光握去,似乎根本就不在乎那足以泯灭神祇的恐怖剑光,与此同时,右手之上的骑士剑以更为决绝的姿态斩下,一种猛将纵横沙场,无惧死生的惨烈杀气瞬间占据了这一方世界。

    剑之君主迟疑了。

    若是这一剑继续斩击下去,虽说陈飞会因之而受伤,甚至于那一只左臂都有可能会不保,但是同样的,陈飞那堪称是疯狂的一剑却也绝对可以将她一剑斩杀

    真正的剑之君主夜一颗剑心澄澈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