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楔子:魂归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一行长不见尾的婚车队在被隔离的国道上徐徐前进,每一辆都价值不菲,车子外面,缠绕着粉色丝带,井然有序的随着第一辆婚车赶往本市最豪华典雅的大酒店举行婚礼,场面跟随者大量随行的记者,抓拍着这场盛世婚礼最为震撼的一幕。

    更有直升机随行护航,无数人观望着车道两边。

    全世界都在直播着这样的一个世纪婚礼。

    第一辆车子里,坐着身穿婚纱的新娘子。

    她的身边,还坐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戴着胸花的男人。

    女人一身雪白色婚纱,紧贴着肌肤的胸口,深V领蕾丝设计,镶嵌着一颗颗精致耀眼的钻石,领口带着一条全世界绝无仅有的钻石项链,裸露在外的皮肤白璧无瑕,透着荧光般诱人。

    琼鼻樱唇,明眸皓齿,那是一张精致到挑不出任何瑕疵的脸蛋,一双眸子淡如秋水般,平静无波动,静静的看着前方,没有任何结婚的喜悦,也没有半丝不悦。

    仿佛,今天结婚的,并不是她。

    身边的男人与她则不同,男人约莫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眼神深邃,薄唇微抿,然嘴角微勾,棱角分明的五官轮廓看起来冷俊无比,鼻梁高挺,嘴唇性感,尤其是搭配在一起之后,更是犹如上帝手下巧夺天工的作品。

    一身裁剪得体,看不起来奢华无比的西装穿在他身上,看起来,就像一个独裁者。

    和女人平静的样子不同,他看起来很开心,转头看着女孩的眼神温柔似水,就像看着世界绝无仅有的珍宝一般。

    修长的手裹住她柔夷般细嫩的十指,她倏然身形一震,回头看着他。

    男人温和一笑,抚平了她的不适,柔声问道,“紧张么?”

    女人看着他,却不说话,但是眼中的平静,早已经在回答,她并不紧张。

    男人对她的安静习以为常。

    她是个哑巴。

    或者说,她并不是天生的哑巴,只是,自从三年前大病初愈之后,她就没有再开口说话,医生说,她是心理造成的自闭症。

    车队很快停在了一个看起来豪华如宫殿,精美华丽的大酒店前,酒店前面,聚集了来自全世界各大媒体的记者,闪光灯不停的闪耀着,嘈杂声响彻不断,再加上人太多,门口的大量保镖维持秩序都很紧张。

    今天,是国际前十大企业的华人企业家温天铭和Z国大豪门的千金黎月的婚礼,举世瞩目。

    看到婚车到来,记者全部沸腾了,闪光灯不断的闪着,只为了抓拍新娘子和新郎的照片。

    黎月平静的看着窗外混乱的局面,眼底,闪过丝丝的迷茫,还有坦然。

    她要嫁人了,可是,她的亲人,却都不知道。

    也许,这一生,都回不去了。

    温天铭淡笑着下车,绕过车子,走到她这边,打开车门,伸手。

    黎月看着他,微微抿唇,却还是把手伸出来,放在了温天铭的手上,随后,水晶般闪耀的高跟鞋触及地面,她倾身下车。

    太阳下,满身的镶嵌霎时让人难以直视。

    惊艳和赞叹声响起。

    两人站在一起,郎才女貌,又是门当户对,十分的般配和养眼,相机拍摄的声音不停地响起。

    温天铭拉着她的手,缓缓步入铺满红毯的酒店,记者和观看的人群被隔离在外。

    酒店被梦幻般的摆设渲染,犹如童话世界里的婚礼现场,在温天铭的搀扶下,进入酒店大堂。

    婚礼现场的门口,一个男人站在那里看着相携走来的男女,眼中满是欣慰和欢喜,身穿着黑色的西装,手里拿着一束白色的花,男女走近他,温天铭叫了一声,“大哥!”

    男人是新娘的哥哥,黎家唯一的继承人,黎阳。

    轻微颔首,温声道,“进去吧!”

    新郎点头,看了一眼黎月,走进去。

    黎阳看着黎月,轻声问道,“怕么?”

    看着他自小最宠爱的妹妹,他眼底全是温和,还有淡淡的心疼,自从三年前那场病之后,妹妹就都变了,原本多言活泼的她,成了哑巴,没有喜怒哀乐,没有欢声笑语,日复一日,都是沉默。

    她顿了顿,缓缓摇头,不语。

    黎阳也不再问,把手里的花交给她,她接过,他伸出手臂,含着笑意,她嘴唇微抿,伸出手,挽着他,随后,一起走进婚礼现场。

    看着现场既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听着耳边从未听过的音乐声,黎月眼底有些悲伤。

    没有想象中的凤冠霞帔,没有该出现的十里红妆,同样的婚礼,可是,那记忆深处,最古典的画面,和面前的世纪婚礼,截然不同。

    而娶她的人,不是当年许下诺言娶她为妻的男孩。

    是幻觉,还是真实存在,她不知道。

    温天铭站在前面红毯尽头,含笑等着她。

    一条不算长的红毯,走了仿佛一个世纪,站在温天铭身前,黎月很平静,可眼底,终究有些迷茫,两世为人,第一次嫁人,她从未和异性有任何的牵扯,也不曾,尝试过男欢女爱,可是,转眼,她要嫁人了,从今往后,这个男人,就是她的夫君。

    不是她曾经憧憬着长大后嫁的那个人,不是她熟悉的世界。

    黎阳看着温天铭,温声道,“我的妹妹,就交给你了!”

    温天铭颔首,“我会照顾好她的!”

    黎阳才把黎月的手,放在他的手心,两人的手,握在一起。

    随后,温天铭拉着黎月,缓缓踏上身后的高台,司仪已经在那林等着了。

    现场的宾客,都在伸长脖子看着两人。

    站在高台上,犹如金童玉女,怎么看怎么养眼。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