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章 我来放了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云凡在这里,终日不见生命,偶尔有海风刮来,让云凡确定这是沿海地区,这意味着什么,迟早有一日,自己要淹没在无尽的海洋,自己什么都没做完,就要等待死亡了吗?不甘的情绪蔓延着云凡的内心,多想拼命咆哮,告诉全大陆的人,这个天地他来过。

    但现如今,五指山下,自己能干些什么,偶尔天穹掠过几只飞鸟,算是给这孤寂的天穹添加一些独特的感觉,云凡不禁落下了自己的眼泪,每一日,只能发呆,想起往事,连叹息的资格都没有,云凡很愤怒,也很无奈,这就是折磨人的最高境界吗,云凡残然一笑,真是可悲,自己都可怜自己。

    想要换个姿势都没办法,狼狈的样子如同一条泥鳅,拼命想要扭动身子,却做不到,云凡牙齿都贴着地面,吃着土,真他娘的苦,好不容易,可以呼吸了,还没有呼出去,就被再次压着,更加的紧了,云凡知道,自己迟早有一天要死在这万钧大山下,但云凡,就是对不起白莲啊,自己一味要来佛门救人,这下好了,自己都救不了,难道,就要如此的苟且吗?

    云凡睡着了,哪怕众山压下,云凡很悠闲,自己什么都管不了,操心什么,自己折磨自己,睡意浓郁,不知不觉进入到了梦乡,噩梦卷席着云凡,大梦初醒,气喘吁吁,压在胸口,十分的狼狈,惨笑,只见天上好像是多了一团光束。

    “又来了吗,弄死我吧。”云凡笑了,笑的那样的凄惨,还是要接受死亡的审判,真狼狈。

    居然是个和尚,看起来慈眉善目的,或者说,佛都是如此,一道金黄色袈裟,手里端着一个破碗,好像是个乞丐一样,没想到还有比自己还可怜的。

    “逍遥施主。”和尚开口,对着云凡说,坐在云凡的面前,并没有居高临下,从这一点,云凡到还是觉得他没有那么讨厌,看起来与其他的佛不一样,云凡感觉魂海好像什么碎了一样,查看,居然是白莲有要解封的状态。

    “有事?。”云凡哪怕是在山下还是不弱气势,永远不再佛门面前低头,迟早有一天,自己要回到佛门,杀他们个人仰马翻,战他个巅峰不败,让佛,永远消失。

    “这里的佛门,只是一个投影。”这个和尚开口了,石破天惊,云都停止了流动,很静,整座山都好像轻了,云凡看着他白净的脸,真想抽他一巴掌,这是来嘲讽自己吗?云凡忍不住想爆粗口的打算,真贱啊,明知道自己没办法灭了他们,还说出佛门的强大来。

    “然后。”云凡平静的问,好像并不在意一般,但是内心已经破涛汹涌,一浪未平又起一浪。

    “我想放你走。”这个和尚说了,云凡大吃一惊,看着他的脸,云凡感觉,怎么会有这么智障的,居然放走了他们佛门的敌人,可能是脑子秀逗了,云凡好想伸出手,摸摸他的脑袋,有没有发烧。

    “理由。”云凡不相信,他就这么简单放自己走,肯定有啥的,要么弄个缚魂咒,要么立个契约,让自己给佛门卖命,云凡就只能想到这两个结果。

    “不知道。”和尚开口,让云凡想要去死,这个和尚,是来搞笑的,云凡很严肃的说,却被这样敷衍,云凡都不想理了,八成就是来调戏云凡,找找乐子。

    “你他娘。”云凡忍不住,爆粗口了,加上被压在这里,十分的苦逼,这和尚,还这么来说话,云凡当然暴了,简直是过分。

    “出家人不打诳语,说放就放。”和尚很严肃,但却不动于衷,云凡看着他,等待着他下一步动作,结果大让云凡失望,他就像是一个傻子一样,站着,不动。

    “你不是说放了我。”云凡忍不住了,开口说道,虽然有些羞耻,感觉好像是求着他放了自己一样,但最起码,在这里被镇压着,还不如丢脸,大丈夫能屈能伸,怂什么。

    “不对,按道理,你应该问我是谁,放了你,我有什么好处。”和尚好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让云凡无可奈何,只好顺从他的意思。

    “你是谁。”云凡无可奈何,还是问了,滑稽至极,好像是自己要做什么,都要顺从他的意一般,倒让和尚扑哧一笑,好像是嘲讽云凡一样,云凡脸色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