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9章 并添高阁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不能怪许同辉傻。

    应该说,任何人遇到他此时所面对的情况,都会傻。

    一百或两百年后成就天阶,已经是够让人惊讶的了。天阶是说成就然后就能成就的?别说天阶了,地阶也不那么容易啊,庄家不知励精图治了多少年,不还是没有一个地阶?

    但地阶的问题,已经被许同辉“攻克”了。

    尽管直到现在,他还是稀里糊涂的,不知道自己这个地阶到底是不是货真价实的地阶。

    怎么看,都像是个次品货啊?

    倒不是哪里哪里不行让他觉得自己是次品,而是这速度也未免太快了,修行,真没有这么玩的!

    现在,少爷又告诉他,让他成就天阶?

    要命的是,还两个可能,最要命的那个可能是,半年之内!

    许同辉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发直,嘴巴也不知不觉地微微张开,半晌,还是差点从口腔里掉落的口水让他回过神来,然后把嘴巴给闭上了。

    眼睛也终于解脱了石化状态,开始活动起来。

    下一刻,许同辉直接蹦下床来,赤着脚,在房间里走着。

    房间内里不大,但只需要跨过一个小阁门,外间就很宽敞了。

    从阁门到对面的墙壁,是八十九步,而左右,从这边的窗口到那边的窗口,是四十七步。

    木质的地板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材料是少爷给的,而地板是许同辉自己铺的,包括从木头到木板的锯砍削刨等。他的手艺并非很好,以至于有些地方略显粗糙,但也只算是小小瑕疵,无伤大雅。

    房间宽敞,也很空阔。

    因为什么都没有。

    原本还有不少家具之类的,但铺设地板的时候全都被许同辉清了出去,后面却也没再搬回来,而是保持了这般空空如也的状态。

    但许同辉要保持的不是空空如也。

    而是清净。

    每天早晚,睡前起后,又或者白天夜里其它空闲的时间里,他最爱的事,就是在这房间里散步。

    赤着脚,无有任何隔阂地踩在干干净净的地板上。

    有时是清晨,阳光从左边的窗户透入,顺便带来庭院里的种种草木气息,但那些所有的草木气息,进入这个房间后,都会战战兢兢,蛰伏于地板所散发的那种淡香之下。

    其时,许同辉感受到的,是一种霸道,也是一种淡然。

    有时是傍晚,阳光从右边的窗户透入,灿烂却已经不热烈的阳光大片大片地洒在房间里,偶尔,许同辉会躺在地板上,躺在那阳光里,感受着那阳光的明媚。

    那明媚一般没多久就会转向安静,因为毕竟是傍晚,太阳很快就会下山,那光线简直时时刻刻都是处于变化中的,直到不再有光线。

    许同辉可能会躺在那里什么都不做什么也不想地一直躺上个好半天,直待夜晚完全地来临。

    恍惚间,他能感受到阳光是如何一点点地散去、远离。

    恍惚间,他能听到露水凝聚的声音。

    恍惚间,夜晚本身就有一种声音,在他的心头,像是流水一样地轻轻潺潺地流动着。

    此刻是清晨。

    还不到阳光透户而入的时间。

    房间里甚至有点幽暗,而下一刻,许同辉更是闭上眼,在房间里走着。

    一步一步。

    慢慢地。

    少爷的消息,给他带来的震惊、茫然等种种冲击,也就在这一步一步的散步中,被一点一点地消解掉。

    而后,时隔只有一年多的,他和少爷的一段对话,浮现于许同辉此时的意识之中:

    “少爷,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