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狱血火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帝儿子面前,和自己走的近的几个老臣子,哪个有好下场?

    窦家完了。下个是谁?和自己亲近的老臣人人自危。

    自从和自己亲近的窦家完了以后,明显感觉老臣子在疏远自己,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最有体会。自己的话,不好使了啊!

    叱诉完李元景,李渊眼睛闭起,“出口气就行了,不能死人。退了吧,为父乏了。”

    李元祥得到李渊支持自己的出气,高兴的拉着李元景就走。

    “哥,你说我将怎么教训那狗官,派人去牢狱直接腿打折,将他身边的奴才直接杀掉,剁成肉泥?”

    李元景无语的看着自己的棒槌弟弟,“你想告诉全天下是你下的毒手?那是牢房,大唐的牢房,你不怕老四将你拉出去当那个敬猴的鸡,你就去。”

    “那怎么办?这口气弟弟忍不了,我们是皇族,谁敢怎么样?刘傲就是知道是咱干的,也必须忍着。”

    李元景在这一时刻真的想抽身,和这样的猪队友一起自己早晚被他连累。

    “是你做的,记住,哥哥不插手。虽然哥哥也不喜欢那小子,别来咱咱的。你就不会请人暗地里下手?江湖游侠那么多,只要出得起钱财,几个狠脚色还是可以找的到的,好了,哥哥还要查上次暗算哥哥的人,等你好消息。”

    李元景赶紧撤了,天知道着个棒槌会弄出什么来?老四如今看弟兄几个不顺眼,可不能给他找到把柄,李元景一度怀疑自己上次暗算自己是自己的四哥李世民,如果不是自己还活着的话。

    真是李世民暗算自己,自己不可能活着,自己的大哥、二哥那种狠角色最终不还是死在老四手上?不是他,一定是皇后了,也只有女人,有那种妇女之仁。

    怕再次被暗算,所以封地也不敢回,以陪伴父亲为由,留在了长安。

    是夜,天色黑暗,冷风刺骨。

    三条黑影小心的躲过武侯的巡逻队伍,青烟一般直奔大牢。

    刘傲在干燥、金黄的麦草上熟睡,姿势正式练功的姿势,没有被子,依然不见他寒冷模样。

    打坐的毕长春黑暗中忽然睁开双眼。

    外面帮刘傲卖酒菜的狱卒已经被打晕在地。黑衣人一打手势,从外面又跳下一人。另一人似乎在把风,外面值夜的军卒对此一无所知。

    一只火把在黑衣人手里点燃,朝监牢走来……

    “这是什么人啊?少主?身手都还可以,不是老奴偷袭的话,估计还要费点时间,惊动军卒。”半个时辰后,三条黑衣人被放在刘傲面前,在火把的照射下,似乎都昏睡了过去。其中一人胳膊已经扭曲。

    “这是有人试探啊,好,将这一人送走,交给长安的弟子,好好审,回来放把火在外面,然后弄醒狱卒。”

    刘傲瞄了一眼对面的女囚,已经被点了睡穴。如此寒冷的夜里,缩成一团,刘傲叹息一声,将自己的外衣脱了,盖在对方身上。

    毕长春带走了一个没有受伤的刺客。出去不大会,对刘傲点点头,将两个刺客一个放在自己的狱门外,一个放在走道上,然后点燃第一个牢房的茅草,回到自己牢房,弹出一颗泥丸,正打在狱卒的穴道,然后大叫:“杀人了,走水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